繁体中文

医女有毒:皇叔大人,要矜持!

发布者:無名 / 2019-4-20 23:18:25/ [显示全部楼层] /只看大图 /倒序浏览 /阅读模式
查看: 440|回复: 46

[都市言情] 医女有毒:皇叔大人,要矜持!

 关闭 [复制链接]
1.jpg    


作者:醉书长安著
她是21世纪神偷,天生巧手,偷遍天下,却唯独栽在这玉镯身上。
再次睁眼醒来,发现自己穿成了人人都能欺负的异世遗孤,且看她强势逆袭。
识百草,炼丹药,一手银针治病救人,一手空间重操旧业,本想安安静静过她的小日子。
可谁料到她一不小心偷走了一颗心,被腹黑皇叔缠上了一辈子。
“夫人,咱们种个包子呗!”只见皇叔软玉在怀,欺身而上,心里美滋滋。
某日她忍无可忍,摸着越来越大的肚子,“皇叔大人,你矜持点可以吗?”



《《《连载中》》》   

免责声明:本网站的图片资料内容大部分取自于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及时通知本站,把邮件发送至hsbk@hotmail.com,我们会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尽快删除。





下一篇:医妃轻狂:冥王,来侍寝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0 23:23:04 显示全部楼层
第1章 掉进人家洗澡盆里了

50.gif    

    幽静的竹林中,风吹过竹叶间的缝隙,发出细微的声响,一个温泉池水边弥漫着雾气,岸边的青石上,一个男人闭眼假寐,大半的身体被白雾遮掩,不远处的屏风上,还挂着一套干净衣衫。

    平静的水面突然开始往外冒着气泡,男人猛然惊醒睁眼,那一瞬,就像是一匹嗜血的狼找到了猎物一般,满是杀意,那一双血瞳在白雾中快速锁定了声音来源。

    水面中突然冒出了一个脑袋,在男人还未反应之际,便被甩了一脸水,男人脸上的杀意更甚,落在了面前的人身上。

    女人的浑身湿透,披散着头发,看上去格外的狰狞,随后站直了,抹了一把脸上的水,睁开了眼睛,而在那一瞬,男人的眸子也悄然转变成了棕黑色,刚刚的红瞳,仿若只是一场错觉。

    从温泉池中抬头的卿如许还有些茫然,但是更快的,她意识到了自己的身边的水,好像是暖的,而她的面前,好像还有一个人,慢慢抬头,她看到了一个男人隐在了白雾中。

    未着寸缕的精壮胸膛上,还有些许的水珠滑落下来,水面堪堪遮住了腰际,再往上,肩膀处是已经沾湿的墨发。

    一直等到卿如许看到男人的脸的时候,便愣住了,一颗心开始狂跳,什么叫风华绝代,这就是了,这男人简直就是妖孽,尤其是那双眼睛,让人根本移不开视线。

    身材也很好,倒三角,人鱼线,还是八块腹肌,这还是她第一次近距离观察一个男人,还是这么一个帅到人神共愤的男人。

    很快,卿如许觉得自己的鼻子有点热,还有点痒痒的,低头的时候,发现水面上多了几滴血,自己流鼻血了,卿如许赶紧捂着自己的鼻子,暗骂自己没出息。

    好不容易止住了血,卿如许再一次抬头,继续看,后来终于是没忍住,伸手捏了捏他身上的肌肉。

    “都是实的啊,这平时怕是少不了锻炼吧。”卿如许一边摸,一边嘟囔着。

    她自小都是孤儿,无人教养,在她的印象中,更加没有什么男女之别,向来都是按照喜好来做事的,所以此刻也没有丝毫的忌讳。

    一直等到手被抓住,卿如许的身体一僵,一抬头,便对上了男人幽深的眸,低沉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:“摸够了?”

    “还没呢,你放开,让我好好摸摸。”卿如许这辈子偷了很多的金银珠宝,觉得那些东西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了,其实并不是,这个男人才是!

    好想偷回家藏起来,然后自己一个人看。

    云临翊并没有放手,盯着卿如许,声音冰冷:“你是谁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。”

    而经过云临翊这么一提醒,卿如许也没时间欣赏了,有些恍然:“对啊,这里是哪里,我怎么会在这里。”

    她是记得,自己明明就是在偷东西的,后来被逼得跳河逃生,因为是冬天,桥面还很高,卿如许是脸朝下掉到河里去的。

    再看看,自己的手腕上,也的确是带着刚刚偷到手的黑镯。

    而后,卿如许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胸,想到了刚刚下水的那一下,嘟囔了一句:“完了完了,本来就平胸,这下子要变成盆地了。”

    说完,将手从云临翊的手中解救了下来,看到了手腕出的一圈红,低喃:“好歹怜香惜玉一下,怎么说女孩子,都红了。”

    就在卿如许低头观察手腕的时候,云临翊的视线,却陡然在凝固在她手上的玉镯上,又将她另外一只手拿了起来,看着黑镯,心中一阵激荡:“这黑镯,你从何而来!”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0 23:27:01 显示全部楼层
第2章 被咬了一口   

50.gif    

    卿如许恍然,只下意识地回道:“偷来的,慈善晚宴上,听说是文物,会自己择主,我觉得有趣,就偷过来了,没想到被发现了,才来了这里,莫名其妙。”

    “偷……”云临翊低头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上一个头的卿如许,满是震惊。

    若说是偷来的,又是如何戴进去的,还有这个女人到底乱七八糟的在说什么东西,但择主的话,倒也不假,但是这黑镯,若非是主人,因为戴不进去,难不成这人就是……

    云临翊的态度让卿如许有些狐疑:“你认识这黑镯吗?黑漆漆的真难看,本想着卖了的,结果现在摘不下来了,若是你的,现在我也还不了,要不,我赔其他东西给你吧?”

    随后,卿如许一滞,她想起来了。

    当时她去晚宴做客的时候,看到黑镯觉得有趣,所以偷来戴进去了,之后很快被发现了,路上她一直试图拿出来,之后,这个玉镯就开始发光了,晚上的时候,这么大一个发光体,瞎子都看得到。

    再然后,她无路可逃,就跳河了。

    她是会游泳的,但是这一次,水面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拉扯她,她的眼皮也很沉,睁不开,醒过来的时候,就已经在这里了,难不成,和这个黑镯有什么关系?

    而听到卿如许的低喃,云临翊的瞳孔一缩,一把抓住了卿如许的胳膊,一个用力,把稀里糊涂的卿如许拥入了怀中。

    “卧槽?!”卿如许一下子撞在了云临翊的胸膛之上,鼻子一疼,只来得及低声骂了一句,就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一疼。

    云临翊一口咬在了卿如许的脖子上,很急切,似乎是想要确认什么事情一样,

    卿如许想要挣扎,但是却始终抵不过云临翊的力气,而且她的意识也渐渐变得模糊,力气也越来越小,最后直接昏倒在了云临翊的身上。

    云临翊在卿如许晕倒之后,也终于住嘴了,看着昏倒在自己身上的卿如许,神色略带着几分复杂,最后将人抱了起来,放在了岸上,穿上了衣服。

    用外袍将卿如许裹起来的时候,发现卿如许身上的衣服奇奇怪怪的,也没有深究,很久将其横抱起来,出了院子。

    这个院子是他单独开辟出来的,自己毒发的时候,都是在这里度过的,院子附近也不会有人,走出很远之后,这才看到了一直守在外面的路人甲。

    “主子。”汉风喊了一声,视线也落在了在云临翊怀中的卿如许身上。

    随后视线一凝,吓得退哆嗦了一下,手中的剑也差点没拿稳掉在地上,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时候闯进去的。

    就在汉风准备等死的时候,便听到了云临翊的声音:“找个婢女过来换衣服,再去找个大夫过来。”

    云临翊低头看着怀中的女人,眉心微皱,他隐隐也有点数了,这个女人的血可以压制自己体内的毒性,就是他寻觅了这么多年了的人。

    可是这个女人的来历,还是要等人醒过来之后再说。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0 23:31:56 显示全部楼层
第3章 被媳妇嫌弃了   

50.gif    

    云临翊将人抱到了房间里面,等着婢女过来换了衣服之后进去,坐在了床沿,低头看着昏睡的女人,指尖轻抚着卿如许的面容。

    借着月光,更加想的卿如许的肌肤白皙,她的五官很精致,只一眼便可以让人心心念念一辈子,尤其是这一双眼睛,刚刚那一瞬的睁眼,仿若惊艳了时光。

    大夫最后是被汉风丢进来的,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个药箱:“王,王爷……”

    云临翊睨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大夫,让开了一点位置,将卿如许露了出来,大夫也很快爬起来,哆哆嗦嗦的给卿如许看病,手还在抖,抖得云临翊想把人丢出去。

    好一会儿,大夫这才如释重负,擦了擦脸上的虚汗:“王爷,这位小姐没有什么大碍,只是因为失血过多,昏迷了,只要好好调理就可以恢复了。”

    云临翊也舒了一口气,只是失血过多的话,倒是没有什么大碍,只要没有被自己的毒性沾染,一切都好。

    “丢出去。”云临翊拧眉,说了一句,很快将视线移向了卿如许的身上。

    汉风很快伸手,将大夫和药箱一起提了出去,然后关上了门,在关门的那一瞬,似乎是看到了自家主子眼底的那一抹,复杂?

    云临翊坐在床沿,指尖虚空描绘着卿如许姣好耳朵面容,眼底依旧是冷若寒冰,不过脸上,到底是有了一些松动,声音很轻:“终于等到你了。”

    卿如许这一觉睡得很沉,而且在梦中,也看到了很多不属于她的记忆,那好像是一片炼狱,到处都是血,入眼的,一片鲜红,尸骨堆积成山,小孩子凄厉的哭声,飒飒的风声,久久萦绕不去。

    卿如许最后是被吓醒的,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,额头已经渗出了细微的薄汗,卿如许双手撑着床面,大口大口的喘气,惊魂未定。

    而她也很快意识到了,自己的腰上,好像有这么一双手?

    几乎是下意识的,卿如许低头,便看到了靠在自己腰上的脑袋,还有放在自己腰际的一双手,卿如许倒吸了一口气,几乎是本能反应,卿如许抬起就是一脚。

    云临翊醒的很快,所以没有摔得很惨,稳稳地落地,站定,随后,淡淡的视线扫向了卿如许,走了过去,在床沿停下,双手撑着床面,凑近了卿如许的脸,轻声道:“你不是喜欢我的脸吗?”

    云临翊凑得很近,说话时呼出的热气也尽数洒在了卿如许的脸上,惹得卿如许有些不适,面颊微红,不知该如何反应。

    随后猛地反应过来,后退了一些,目光警惕:“美男是稀有,但是还是要命欣赏的,你刚刚,究竟对我做了什么?”

    被发现被追杀已经很倒霉了,结果还正脸朝下,胸都摔平了,结果还被咬了一口,莫名其妙就昏迷了,她今天是水逆吗,明明出门看过黄历的。

    “我没恶意。”云临翊的解释硬邦邦的。

    他的身边没有出现过什么女人,就算是有也是阿谀讨好,他也不知该如何和一个女孩子相处,尤其还是一个对自己有敌意的女人。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0 23:34:41 显示全部楼层
第4章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   

50.gif   

    “那我为什么会晕倒?”卿如许皱眉。

    云临翊沉默片刻,随后站直,居高临下,看着卿如许手上的黑镯,转移了话题:“你不是说要赔给我其他的东西吗?”

    “这东西真的是你的?”卿如许微怔,随后气的牙痒痒,“要不是这个东西,我也不至于这么倒霉,你拿走!”

    卿如许把自己的手伸出去:“你要能拿走,我谢谢你。”

    云临翊却摇了摇头:“你不要了,你赔我吧。”

    卿如许:“……”

    自己这是遇到什么人了?

    “你要什么?我想办法去偷,偷不到的话……”卿如许对上了云临翊的眸子,莫名的觉得有点心虚,赶紧补了一句,“偷不到,我去抢。”

    “不用偷,也不用抢。”云临翊渐渐靠近卿如许,声音沙哑,“我要你。”

    卿如许在沉默了一瞬之后,又把自己的手伸了出去,顺道推开了云临翊,说道:“你把黑镯拿走吧,我不需要这个东西。”

    “这东西认主了,我拿不下来。”云临翊道。

    “那认主了,就是我的东西,你凭什么让我赔?”卿如许理直气壮,终于找到了一个靠谱的理由。

    “这的确是我的东西,被你拿走了,而且这黑镯,除非你死,否则拿不下来。”云临翊说道。

    卿如许默了,让你手贱!

    现在除了剁手,好像就只有死了?

    但是很快卿如许又想起了自己最初的问题:“那你是谁?这里是哪里?我要怎么回去?”

    这一次云临翊很老实地回答了:“我叫云临翊,这里是云泽,我的府邸,你出现在了我的汤池里。”

    回去的方法,云临翊不知道,不过就算是知道,也不会开口的,他好不容易等来的救赎,怎么会轻易放走了,于是摇了摇头:“至于要怎么回去,我不知道。”

    卿如许觉得头疼。

    云泽?

    什么鬼地方?

    不过就是偷个东西而已,不至于组团玩她吧?

    再看看云临翊一身古装,看上去也不像是廉价的影楼装,但是这形制也和汉服版型对不上,一头墨发被蓝色的发冠束了起来,倒是有几分陌上公子人如玉的气度。

    见了鬼了。

    她还没偷够东西,怎么能来这样的鬼地方。

    “还有什么想知道的,吃了东西,你随便问。”云临翊没有再去问卿如许的来历,与他而言,卿如许可以来到他身边,已经是一场救赎了。

    卿如许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黑镯,狠狠打了好几下手背,一边低声骂:“让你手贱!让你好奇!”

    云临翊看着卿如许被拍红的手背,皱眉,一把抓住了卿如许的手:“别打了。”

    “我打自己,和你有什么关系,我不打你。”卿如许当即皱着眉头,挣脱开了云临翊的手,也没有继续打了,看了自己泛红的手背,以及怎么都拿不下来的黑镯,卿如许沉默了。

    云临翊倒也不在意,只说了一句:“打伤了,你不心疼,我心疼。”

    随后站起来走了。

    卿如许:“……”

    你心疼个鬼!

    你要是心疼,刚刚至于捏我这么重?

    大猪蹄子。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0 23:41:55 显示全部楼层
第5章 自恋是病,得知   

50.gif    

    卿如许很快爬起来,穿了鞋子,跌跌撞撞的追出去了,拦住了云临翊,伸手:“匕首有吗?借我一把呗。”

    面对伸到面前的手,云临翊猝不及防,没有反应过来,卿如许很快挥了挥手,把他头上束发的簪子拿了下来,抵着自己的脖子,一边比划位置。

    光是剁手肯定是回不去的,倒不如死了,说不定,就回去了。

    卿如许一咬牙,抬手就要刺向自己的脖颈,但是云临翊反应过来之后,速度更快,一把抓住了卿如许的手,低声吼了一句:“你做什么!”

    “我要回家。”卿如许睁开眼,看着云临翊,“光是剁手,死不了,我是快淹死的时候,才来了这里,说不定,再死一次,我就回去了。”

    云临翊的脸色很难看,语气也算不上是好的,但是也还是压抑着自己的脾气,耐着性子:“先去吃东西,该回去的时候,自然回去了,你睡了一天了,先去吃点东西。”

    话题被岔开,卿如许后知后觉的揉了揉自己的肚子,甩开了云临翊的手,捂着自己的肚子,“走吧,饿了。”

    见卿如许没有多问,云临翊这才舒了一口气,带着卿如许去了饭厅。

    吃到一半的时候,有人来说,是言小姐过来了。

    “言小姐?”卿如许下意识地看向云临翊,“青梅竹马?未婚妻?还是追求者?”

    云临翊:“……”

    见云临翊没有兴趣回答,卿如许也没有多问,毕竟也是他的隐私。

    “不见。”云临翊的脸色不是很好看,眼底也闪过一丝寒意,随后又觉得不满意,补了一句,“丢出去。”

    听到这话的时候,卿如许终于忍不住多朝着云临翊看了一眼,这男人还真的是无情。

    “你想见?”云临翊扭头看向卿如许。

    “没有。”卿如许摇了摇头,很快低头吃饭。

    一看云临翊的态度就知道了,肯定是喜欢他的人,估摸着是不喜欢,但是又被天天纠缠。

    “那就好好吃饭,以后,有的是时间看,吃饭要紧。”云临翊说了一句,又给卿如许舀了一碗汤,神色严肃。

    卿如许想呵呵,自恋是病,得治。

    她撤回之前说的那一句话,这个男人要是带回家藏起来,迟早要被气死。

    吃了饭之后,卿如许和云临翊打了一声招呼,去了府中到处转悠,既来之,也不能勉强安之,总要看看周遭倒是怎么回事的。

    云临翊让汉风跟着之后,便去了一个十分偏僻的院子,外面守着两个人,在看到了云临翊之后,弯腰鞠躬:“王爷。”

    云临翊没有理会两个人,径直走了进去,穿过荒凉的别院,推开了那一扇门,昏暗的房间,瞬间被阳光所充斥。

    而这个屋内也弥漫着铁锈般的血腥味,在房间的墙壁还挂着很多铁链,而这些铁链,锁着一个男人,披散着长发,不仅是手脚,就连腰上上也被套上了铁链。

    白色的单衣穿在身上,松松垮垮的,旁边都是血迹,墙壁上也满是血迹,就连衣服上也都是一条一条的血痕。

    云临翊走到了男人的面前停下,居高临下,那一双眼眸没有丝毫的温度,淬着寒冰,和刚刚的男人,判若两人,此时的云临翊就像是来自九天地狱的修罗:“感觉如何?”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0 23:43:25 显示全部楼层
第6章 把你自己赔给我吧   

50.gif    

    男人费力的抬头,被光线刺得睁不开眼睛,好一会儿才适应,黑发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,在接触到云临翊的双瞳的时候,眼底闪过一丝恨意,但是更多的还是无力。

    云临翊蹲下来,那一双棕黑色的双眸悄然变成了黑色,脸上的神色也变得十分诡秘,缓声道:“对了,人我已经找到了。”

    云临翊的话,终于让男人不冷静了,猛地站了起来,而他手脚上的铁链也因为男人的巨大动作发出刺耳的声音,腰上的重量,很快让男人重新跪在了地上,粗重的铁链再一次让他的伤口出血。

    男人似乎不在意这些东西,眼中的恨意再一次被放大,仿若沾了水的面团:“云临翊!你卑鄙!”

    云临翊站了起来,眉心微皱,眼中没有丝毫的温度,竟是嘲讽:“我会替你照顾好的,另外一个,也躲不了多久,我会让她来陪你的。”

    男人疯了一样的想要冲上去和云临翊同归于尽,但是却因为铁链的拖累根本碰不到云临翊的衣角,只是满眼通红的等着云临翊。

    “我自然对好好对她,毕竟她是我的解药。”云临翊的声音冰冷,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,转身离开。

    “你这个伪君子!当初我就该杀了你!”男人拼命的挣扎,可是这样只是加重他身上的上,没有其他任何用处。

    “的确拜你所赐!”云临翊的声音再一次冷了下来,扭头,斜眼看着挣扎的男人,“你若是安分些,也可以少吃点苦。”

    男人闻言,整个人没有了力气,跪了下去,低着头,铁链贴着肌肤,地上又添了新血。

    云临翊也没有继续待下去,转身离开。

    离开之际,还留下了一句话:“你那小师妹着实有趣,说不定,我会留着她一条命。”

    “云临翊!”铁链碰撞的声音也消失了,只余下男人的嘶吼声,在院中散去。

    看着云临翊走远,两个人不由的往院子里面看了一眼,每次王爷来的时候,里面那位都会情绪失控,但是这一次,好像特别严重?

    云临翊离开之后,便直接去找了卿如许,最后被汉风告知是在自己的院子里面,但是他过去的时候,却没有发现卿如许。

    找了半天,这才在不远处的桃树上,看到了卿如许,大半的身躯隐在桃花枝桠中,也难怪找不到。

    云临翊舒了一口气,走到了树下,抬头:“下来。”

    听到声音的卿如许低头,见云临翊站在树下,便摇了摇头:“有事?”

    “下来,上面危险!”云临翊叹了一口气,似是无奈,张开了手,“我接着你。”

    卿如许的眼眸眯了起来,找了一处还算平坦的地方,双手撑着树干,十分潇洒的纵身一跃,落在了那一块平地上,随后拍了拍手,回头,看着云临翊:“你不该怀疑一个小偷的爬树水平。”

    “胡闹什么!”云临翊的脸色变得很难看,走了过去,仗着自己的身高,低头看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卿如许,“你知道刚刚到底有多危险吗。”

    “和你有关系吗。”卿如许的眉心微皱,“莫名其妙。”

    说完,转身准备离开,但是很快被云临翊抓住了手腕,一把捞了回去,被人从后面抱住,肩膀上,也多了一个脑袋:“不是要把你自己赔给我。”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0 23:44:48 显示全部楼层
第7章 媳妇抓了别的男人的手   

50.gif    

    “那你给我一把匕首,我给你剁手。”卿如许试图挣扎。

    “我只要你,一个完完整整的你。”云临翊深吸了一口气,看着卿如许的眼睛,“不要躲我。”

    “你们这是在做什么?”

    还没等卿如许开口,身后便传来了一道声音。

    卿如许回头的时候,就看到了一人着青衫,站在那里,迎风拂过桃瓣,眉眼如花,和云临翊的清冷不一样,他更像是一个温润如玉的陌上公子。

    “这是,终于想通了要成婚了?”君缈的神色复杂,一个冷面王爷,竟然还有这么温柔的时候。

    君缈的视线,最后定格在卿如许手腕上的黑镯上。

    原本听说王府多了一个女人,想来看看,在看到黑镯的时候,君缈也终于放心了,这下子,他应该不会死了。

    君缈走到了两个人的面前停下,问了一句,面色古怪,看了一眼卿如许腰上的手:“不准备,分开吗?”

    卿如许一巴掌打在了云临翊抱在自己腰上的手,挣脱开了他的怀抱,后退了几步,保持了安全距离。

    瞧得卿如许的举动,君缈却是笑了,唇角微微勾起一道弧度,给人一种如三月春风般的舒适感:“看来阿翊还需要努力。”

    “你是?”卿如许茫然。

    “君缈。”君缈笑笑,“不知姑娘芳名?”

    “卿如许。”卿如许也冲着君缈笑了笑。

    云临翊倒是沉默了,原来她叫卿如许?

    面对卿如许的善意,君缈也是愣了愣,最后也只是干巴巴的说了一句:“卿如许?这名字很好听。”

    “卿卿如许,往后余生,全部是你。”卿如许歪着脑袋,笑着,笑的灿烂。

    君缈一怔,没有反应过来,眼中只余下卿如许的笑颜。

    云临翊的脸色却不好看了,卿如许从未对他这么笑过。

    “你来做什么。”云临翊开口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沉默。

    君缈这才反应过来,看向云临翊:“听说你府中多了一个女人,还丢出去一个大夫,想着过来看看,应该就是她了吧?”

    “丢大夫?”卿如许狐疑,“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   “没关系。”君缈从善如流,“原本以为是怀孕了,孩子没留住,所以才气的丢了大夫。”

    卿如许:“……”

    “我也只是猜测,姑娘不要在意,不过阿翊的身边倒是没有出现过一个人,你是第一个,你很特别。”君缈很快改了口风,依旧是温润的模样,让人气不起来。

    卿如许只是笑笑:“没事。”

    “你到底来干什么?”云临翊的眸色渐渐加深,君缈的眉心皱了起来,他太了解云临翊了,这是他发狂的前兆,这个时间若是发狂了,没人制得住。

    君缈看了一眼卿如许,似乎是知道了一点原因,很快告辞了:“我就是来看看,我先走了。”

    “等等!”卿如许抓住了君缈的手腕,“我有事问你。”

    君缈低头看着被抓住的手腕,倒吸了一口气,随后看向云临翊,只见云临翊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,有发火的迹象,赶紧挣脱了卿如许的手:“有事可以问阿翊,我还有事,不留了,对了,希望你们尽快把我的猜想坐实了,阿翊这么好的男人,该珍惜。”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0 23:46:36 显示全部楼层
第8章 你是女孩子爬墙不雅观   

50.gif    

    “喂!”卿如许想要追上去,但是却被云临翊一把抓住手腕,拥入了怀中,死死地抱住,动弹不得。

    卿如许被抱着,根本动弹不得,最后,也放弃了,无奈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   “你刚刚为什么对他笑?”云临翊抱得很紧,好像一松开,这个人就会不见了一样。

    “难道我还恶言相向?”卿如许哭笑不得,“那不是你朋友吗?”

    “我给你这个权利。”云临翊渐渐收紧力道,“可以恶言相向。”

    卿如许被抱得太紧了,倒吸了一口气,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,推开了云临翊,揉了揉自己的胳膊,皱着眉看着云临翊:“你到底怎么回事,我很疼!”

    云临翊恍然,好像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情,最后只是靠近卿如许:“抱歉。”

    “我只是想问问这个黑镯的来历,她是不是认识。”卿如许最后还是无奈地开口解释了一句。

    “我才是黑镯的主人。”云临翊说道,“我知道的事情,他不知道,他不知道的事情,我知道,为什么不直接问我。”

    “我问过你了,你说不知道。”卿如许晃了晃黑镯,“还有,你就不怕我凶一点,把你朋友赶走了?”

    “赶不走。”云临翊摇头,“以后,不用这么客气。”

    “嗯。”卿如许点了点头,也没反对,“那你还有事吗?”

    “没有了。”云临翊没有动,克制着自己的情绪。

    “那我走了啊。”卿如许溜得很快。

    关于云临翊的情绪,卿如许是真的摸不透,还是躲远一点好,才第一次见面,这个人就表现的非自己不可的样子,太诡异了,肯定有古怪。

    卿如许一边晃悠,远远地听见了一道焦急地呼声。

    “啊!您快下来啊,上面危险!”

    这一道声音好像还在刻意压抑,卿如许顺着声音找过去,就看到了坐在墙上的一个穿着粉衫的女人,小心翼翼地看着地面。

    “喂?”卿如许走到墙角下,喊了一声。

    女人听到声音之后,似乎是愣了下,微微抬头,便看到了站在下面巧笑嫣然的卿如许,看样子,也不像是丫鬟的样子,当即怒了。

    “你是谁!”她指着卿如许。

    “人。”卿如许不在意。

    “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翊哥哥的府中!”她愈发的气了,一手扶着墙面,一手指着卿如许,满脸的愤怒,精致的小脸慢慢涨红。

    卿如许又问了一句:“你下不下来,不下来我喊人了啊。”

    “你敢!”她更是恼怒了,“你知道我是谁吗!”

    “我可是郡主!我找我翊哥哥!你是哪里来的野女人!”她的手指还在颤抖,“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,你竟然敢这么放肆!”

    “那你走正门。”卿如许斜眼看向了旁边的小门,走了过去,推门出去,站在外面,看着墙头的小姑娘,“门没锁。”

    “你大胆!这可是我们的郡主!还不给我跪下!”那小丫鬟也涨红了脸。

    卿如许沉默着,抬头看着这个所谓的郡主,这人也生的极为好看,肌肤白皙如凝脂,透彻干净的眸子此时也染了几分的怒意,粉唇瘪了下去,也有些委屈。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0 23:49:46 显示全部楼层
第9章 我叫云衿织   

1.gif    

    卿如许张开了双臂,脸上尽是无害的笑容,脸颊上的梨涡更显得她的美好:“你下来,我接着你。”

    她咬咬牙,看了一眼身边的丫鬟,颤颤巍巍的半爬起来,到了卿如许站着的位置,心一横,一闭眼,直接跳了下去。

    “郡主!”小丫鬟吓得魂飞魄散的。

    嘭——

    伴随着一声巨响,她从墙头一跃而下,扑到了卿如许的怀中,双臂抱住了卿如许的脖子,整个人贴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   卿如许猝不及防,也没想到冲力会这么大,被扑的后退了好几步,两个人直接摔倒在了地上,但是两只手还是抱住了她的腰,将她护住了。

    小郡主也有一点懵,下意识的放开了卿如许的脖子,双手撑着地面,一抬眼,鼻尖对着鼻尖,惊慌的视线也对上了卿如许微怔的眸子,那一瞬,她仿若看到了漫天的星辰。

    最后,还是卿如许最先反应过来,放开了小郡主的腰,轻笑了一声:“是不是可以起来了?”

    小群主恍然,很快爬了起来,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衣服,咳了一声,站直了,面颊红若三月芳菲,视线到处乱转,就是不敢去看卿如许。

    卿如许也坐了起来,一条腿微微弯曲,一手撑着地面,一手随意的放在膝盖上,十分随意:“小郡主,你来这里,不走正门,为何爬墙?莫不是来见情郎的?”

    “没有!”小郡主连咳了好几声,双手绞着衣服,“我来找皇叔的。”

    “不是来找翊哥哥的?”卿如许依旧是那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。

    小郡主闻言,愣住了,回头,面色狐疑:“翊哥哥就是我皇叔!”

    “云临翊?”卿如许有些怔然。

    “是啊。”小郡主点了点头,而后好像是想到了什么,叉着腰,“你真的就是那天晚上出现在皇叔汤池里面的女人!”

    “那是皇叔?”卿如许也站了起来,理了理自己衣服上的灰尘,“皇帝的亲叔叔?”

    小郡主微抬着下巴,点了点头:“那是自然,皇叔是云泽最俊美的男人,多少女人想要嫁给皇叔,但是为什么皇叔为什么就看上你了!”

    “那你是谁?”卿如许反问。

    “郡主!”小郡主十分骄傲,“我告诉你,就算皇叔把你留在身边,也不一定就代表了皇叔一定会娶你!”

    “名字?”卿如许又问了一句。

    “云衿织。”小群主说道。

    “郡主!你没事吧!”身边的小丫鬟终于缓过来了,抓着云衿织的胳膊,“让奴婢看看。”

    “没事。”云衿织拉开了丫鬟的手,走到了卿如许的身边,伸出了手,“你起来,看在你帮了我的份上,我也帮你一把,皇叔喜欢什么样的女人,我再清楚不过了。”

    看着面前的白皙小手,卿如许沉默了,这一看就是被养在象牙塔的时间长了,就连心思也是最单纯的,有若孩子一般。

    “你离郡主远一点。”小丫鬟上前,护住了云衿织。

    “踏月!”云衿织喊了一句,“她是好人。”

    “郡主,外面的人都不可信,多少人想要借着您的手接触到王爷。”踏月也十分坚持自己的想法。

    卿如许也站了起来,拍了拍屁股,看向云衿织:“你的皇叔,是不是在等什么人?”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0 23:50:51 显示全部楼层
第10章 抱住了皇婶的大腿   

1.gif    

    云衿织微微一怔,旋即看了一眼踏月,又偷偷摸摸拉着卿如许走到了角落,小声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   “真的在等人?”卿如许错愕。

    “是啊,这件事情,其实我们都看得出来,但是皇叔到底在等谁,我们是真的不清楚。”云衿织也隐隐有几分感觉。

    她是单纯,但是她不是傻。

    “你们在这里干什么?”还没等卿如许开口说什么,两个人的身后,就传来了一道冷到极致的声音,还带着几分薄怒。

   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,卿如许和云衿织身体皆是一僵,下意识的回头,看向了站在他们身后的男人。

    云临翊脸上满是怒意。

    卿如许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,而云衿织更为胆小,直接躲到了卿如许的身后,小心翼翼地看着面对的男人,小脸上,写满了害怕。

    面对云衿织的淡笑,卿如许表示呵呵。

    刚刚你爬墙的时候,不是还理直气壮的吗!

    “小孩子胡闹,没关系的。”卿如许护着身后的云衿织。

    “她胡闹,你也跟着胡闹!”如果不是汉风来找自己,她还不知道,云衿织竟然有胆子爬墙,而且还有胆子跳下来,让卿如许接着。

    “我就是小孩子胡闹了。”卿如许理直气壮,“这是你皇侄女,这就是你对待后背的态度吗!作为长辈,不是应该爱护晚辈吗。”

    云临翊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,但是只要是想到,刚刚卿如许竟然有胆子接云衿织,就没办法冷静下来,这么高的城墙,就不怕出事吗。

    “为什么不走正门。”云临翊不对卿如许发脾气,就只有对云衿织下手了,面色冰冷,冷寒的目光落在了云衿织的身上。

    “皇叔,我这不是怕你告诉皇兄吗。”云衿织可怜兮兮的,“我难得出来一次,我还想好好玩,不想这么快就回去了。”

    云临翊的眼神愈发的冷了,睨了一眼云衿织:“出来。”

    云衿织不要,躲在了卿如许的身后,还试图用卿如许的衣服把自己藏起来,好像这样,云临翊就看不到了一样。

    倒是可爱的紧。

    “这是你皇侄女,应该有些耐心。”卿如许轻笑了一声,伸手揉了揉云衿织的脑袋,“我很喜欢她。”

    听到这话的时候,云临翊沉默了一瞬,盯着云衿织,恨不得在云衿织的身上戳出几个洞,随后转身离开。

    卿如许都这么说了,他还能不依不饶的继续要教训云衿织?

    这样做,反而会得不偿失。

    看着云临翊走远,云衿织总算是舒了一口气,扯了扯卿如许的衣袖:“你真厉害啊,皇叔竟然真的会听你的话。”

    “皇叔一直都是冷着一张脸的,我也是第一次看到皇叔生气的,以前就算是有人把他衣服打湿了,皇叔也不会皱眉的,只是脸黑,很难喜怒形于色的,皇叔真的很在意你。”云衿织最后下了定论。

    同时,她也明白了一件事情,以后要是还想好好活着,就要抱住卿如许的大腿,这是对付皇叔的秘密武器,只要有了卿如许,皇叔肯定会听话的,就像是这一次,也是因为卿如许的一句话,救了她。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0 23:51:48 显示全部楼层
第11章 你是余府的大小姐   

1.gif    

    卿如许并没有去在意云衿织的话,秀气的眉皱了起来,这件事情,她也觉得很奇怪。

    云临翊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,这么在意她,还小心翼翼的护着她。

    是因为自己手上的黑镯吗?

    那云临翊一直在等待的人,又是谁?

    她又是怎么来的这里,这很明显了,就是穿越了,而且云泽,在历史上,好像并不存在。

    卿如许甚至怀疑自己是做梦了,但是这个梦,太真实了。

    她想不明白。

    “喂,你叫什么,我都告诉你,我的名字了。”云衿织扯了扯卿如许的衣袖。

    “卿如许。”她不在意,只是低头看了一眼扯着自己衣角的小手,神色略微有几分复杂。

    “卿卿?”云衿织飞快的想到了这个,“真好听。”

    “郡主,这个女人来路不明,也不知道是不是会伤害郡主,郡主你快过来,我保护你。”踏月也飞快的上前一步。

    “踏月!”云衿织瞪了一眼踏月,“她是好人,我可以感觉的到,而且,她和皇叔是认识的,皇叔也很喜欢她,她不会害我的!”

    “你回去吧。”卿如许挣脱开了云衿织的小手,随后准备回王府。

    但是刚刚走了一半,就被人抱住了胳膊。

    “姐姐,你怎么来这里了!我们找你半天了。”

    一个女人抱住了卿如许的胳膊:“你昨天开始就下落不明,你知道我们有多少担心吗,你怎么会来这里,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。”

    卿如许看着对面陌生的女人,微皱着眉头:“你是谁。”

    “姐姐,你不认识我了吗?”女人松开了手,精致的眉眼也闪过了一丝疑惑,盯着卿如许,“我是故归啊,余故归。”

    “余故归?”卿如许的眉心微皱,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也是觉得陌生,“那我是谁?”

    “你是卿如许啊。”余故归后退了一步,为什么,总觉得,这个人不一样了。

    “你我不同姓,怎么会是姐妹,你认错人了吧。”卿如许转身准备进屋,但是却被余故归死死地拉住了胳膊,“这是王爷的地方,你不能进去,你不能连累余家,跟我回去!”

    卿如许突然被抱住了胳膊,有些恼怒,但是却又不好发作,最后只是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,面色微冷:“我不认识你。”

    “那你跟我回去,你就知道了!”余故归没有让卿如许离开。

    她的眉眼微冷。

    “卿卿,你不认识她?”云衿织突然开口问了一句。

    “不认识。”卿如许摇头,对这里,她没有一点印象,又怎么会认识这里的人。

    “踏月!上!”云衿织突然指着余故归,“给我打她,这是坏人,我看出来了,一定要拉着卿卿,说不定就要拐走卿卿去卖了。”

    卿如许:“……”

    踏月:“……”

    虽然有些疑惑,但是踏月还是上前一步,分开了两个人,警惕的看着余故归:“你怎么证明,这个人是你的姐姐?”

    余故归深吸了一口气,看着卿如许,眼底涌上了几分怒意,也很快压下去了,换上了一抹人畜无害的笑容:“姐姐就是姐姐啊,你们要是不相信的话,可以跟我一起去,余府就在附近的。”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0 23:52:50 显示全部楼层
第12章 这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货色   

1.gif    

    卿如许微皱着眉头,随后还是点了点头:“我跟你去看看。”

    她也很想知道,为什么还会有家人,而且这个身体分明就是她自己的。

    家人这种东西?

    一直都是不存在的。

    对于卿如许来说,这本就是很奢侈的东西。

    余府很近,几个人走了没多久就到了。

    门外的家丁在看到卿如许的时候,不情不愿的喊了一声:“大小姐。”

    但是在对上余故归的时候,却又换上了一副笑脸:“二小姐回来了?”

    “你看,他们都认识你。”余故归指着两个家丁,说了一句。

    “但是好像不是很欢迎我啊。”卿如许也是人精,看得出来他们有多不喜欢自己。

    “姐姐,你在胡说什么,你虽然是爹爹领养的孩子,但是这里就是你的家,你不见了,我们很着急的,你跟我去见爹爹吧,爹爹也一直在等你回家。”余故归想去拉卿如许的手。

    “着急怎么不知道来找我,而是等在家里?”卿如许觉得这一家人,有点可笑。

    嘴上说着着急,但是身体却还是很诚实的坐在椅子上不动。

    若是真的着急,怎么可能还坐得住,早就出来找人了。

    “卿卿。”

    就在卿如许觉得嘲讽的时候,便听到了一道声音。

    卿如许下意识的抬头,便看到了站在府门口的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,脸上带着惊魂未定的喜悦和失而复得的欢喜:“你总算回来了。”

    卿如许看着这个男人,微皱着眉头:“你是谁。”

    “这是爹爹啊。”余故归赶紧说了一句,然后抬头,解释了一句,“我找到姐姐的时候,姐姐什么都不记得了。”

    “不记得了?”余同风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,看向卿如许,“是这样吗?卿卿?”

    “我的确不记得你们。”卿如许摇了摇头。

    “跟我进来吧,我慢慢和你说。”余同风叹了一口气,“我当时就不应该答应你一个人出去,你的身体一直都不好,当时找个人跟着你,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了。”

    听到这话的时候,卿如许的脑袋却是一疼,疼的卿如许抱着头蹲了下来,很多不属于她的记忆,一点一点的涌入了她的脑中。

    “爹爹,我想自己出去玩,一个人。”

    “不行,你身体不好。”

    “我会注意的,爹爹,你就答应我吧,我一个人在府中也无趣。”

    “无趣,怎么会无趣?”

    “爹爹你不经常回来,你怎么会知道的。”

    “那好,记得早点回来。”

    ……

    画面一转,她不小心迷路了,去了一个院子,看到了竹林还有汤泉,最后却脑后一疼,直接跌了进去,在没有了声息。

    再然后,便没有了记忆,大概是因为死了吧。

    卿如许捂着自己的脑袋,好不容易才接受了这些记忆,脑子还有一点空。

    所以,她真的是,占了人家的身体?

    “姐姐?”

    “卿卿!”

    耳边是余故归的声音,还有云衿织的声音。

    卿如许缓了很久,这才慢慢的摇了摇头,站了起来,看着面前陌生的男人。

    所以这个男人是经常不在家的吗,所以才会对原主的情况,一无所知?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0 23:53:45 显示全部楼层
第13章 告状   

1.gif    

    “怎么了?”余同风看着卿如许,走下了台阶,扶住了卿如许。

    之前的记忆,也一点一点的复苏了。

    包括原主到底是怎么被欺负的,而且不敢说,只敢说自己的身体不好。

    想起了一切的卿如许,默默地拉开了余故归的手,目光冷漠:“我没事,多谢关心。”

    卿如许甩开了余故归的手,准备进去。

    “卿卿,真的没事吗?”云衿织抓住了卿如许的手,“我看这个大叔是好的,但是这个女人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    “没事。”卿如许拉开了云衿织的手,伸手不打笑脸人,尤其还是对自己好的笑脸人,卿如许对云衿织也是格外的客气,“让踏月保护你回去吧。”

    说罢,大步走进了余府。

    余故归冷笑着,看了一眼云衿织和踏月,也走了进去。

    余府的大门被关上的时候,云衿织咬咬牙:“走,去王府,跟皇叔说这件事情。”

    卿如许很明显,非常抗拒余故归,那这里也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,她很喜欢这个姑娘,至少她的抱住大腿,就等于是抱住了皇叔的,而皇帝哥哥是最听皇叔的话的。

    卿如许进了余府之后,也感受到了下人的漠视,唇角轻轻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,原来原主的生活,真的是这般糟糕。

    记忆一点一点的涌了上来,卿如许也知道了原主的生活到底是如何的。

    这一对母女整日欺负卿如许,虽然过的是小姐的生活,但是随随便便一个下人也可以欺负克扣,竟然没饭吃,只有在余同风回来的时候,才会有一点好东西。

    而原主的性子一直都很好,不争不抢,平时少吃点也就罢了,至少还有好的院子,还有意见好的衣服穿,而且新衣服也不会少了,就是欺负她的人多了一点。

    身边似乎还没有一个贴心的人,一直都是孤身一人的,就连一直护着她的人,也在几年前去世了,自此原主更为孤单了,每天都在盼着余同风回来。

    虽然只是余同风收养的,但是原主却十分喜欢他,余同风也格外的疼爱原主,让卿如许在意的是,这个余同风经常会看着原主发呆,而且总是喃喃有词。

    这么多的记忆中,卿如许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,这个余同风是真心对原主好的,只是常年不在家,加上原主的不作为,所以一直觉得原主是过得很好的。

    大堂内,余同风也终于停下来了。

    “卿卿。”余同风回头看着卿如许,“你是真的,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吗?”

    “我记起来了。”卿如许抬头,只是余同风的眸子,“我想离开这里。”

    余同风诧异于卿如许的变化,但是在听到卿如许之后的那一句话的时候,变了脸色:“胡闹什么!你离开余府还能去哪里,我知道这件事情是你受了委屈了,但是……”

    “所以我就要余府受委屈吗?”卿如许看着余同风的眼睛,毫不畏惧,“您不在的时候,她们到底是如何对我的,她们从来没有主动开口,我也不会主动告状,但是如今,她们差一点害死我,我也无法继续留在这里。”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0 23:54:52 显示全部楼层
第14章 只有一个对她好的人   

1.gif    

    余同风的脸色明显变了变:“之前夫人还来找我说你好像回家了,我这才回来看,结果只是看错了,夫人还为此自责到病倒了,就连故归也一直在找你,她们怎么会害你。”

    很显然,余同风并不是很相信卿如许的话。

    “父亲。”卿如许上前一步,“我没有说谎,她们任由着丫鬟克扣我的伙食,若非迟迟,我早就饿死了,可是前段时间,就连迟迟也死了,是被活活打死的,而对我好的人,也就只有迟迟一个,迟迟死后,我的日子更加难过了,一直等到半月之后,您回来了,我才有了喘息的机会。”

    余故归进来的时候,正好就是听到了这一句话,脸色大变,直接跑了进来:“姐姐,你怎么能这般说,我和娘亲,对你不好吗。”

    “爹爹将你带回来,我待你如亲姐姐,我不怪你抢走了爹爹一半的爱,因为你没有家了,这里就是你最后的家了,我愿意对你好,但是你为何要这般构陷于我!”余故归就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,红了眼眶。

    余同风叹了一口气,看向了身边的卿如许:“卿卿,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,故归不是这样的人,我了解她,当初将你带回来的时候,故归是最心疼你那一个人。”

    “所以我就要忍气吞声吗?”卿如许抬眼看向余同风,“我向来不屑说谎,这件事情,我也没有不要说谎,我在余府这么多年,也已经将余府当成了自己的家,将这个好好的家拆了,于我而言,有什么好处?”

    卿如许没有丝毫的退步,如果以后还要继续在余府生活下去的话,这两个隐患就必然要解决,不然等到余同风离开之后,倒霉的就是自己。

    况且,事情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,这两个人肯定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,与其这样坐以待毙,不如主动出击,或许还有一个活下去的机会。

    “卿卿,你……”余同风在接触到卿如许的目光的时候,却怔住了。

    卿如许的目光坚定,干净透彻的目光,似乎可以看到人的心底,此时透着倔强,没有丝毫的畏惧,应着他的目光。

    余同风的嘴巴微张,最后却没有再说什么,而是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既然你有这样的误会,果断时间我离去,你是否要跟着我一起走。”

    余同风不可能把自己的妻子女儿赶出去,若是真的和卿如许所说的一样,那他离开之后,不管卿如许在哪里,应该都是躲不过的,而他所可以做的就是将卿如许带走。

    卿如许微怔,似乎也没想到余同风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   “爹爹!”余故归却仿若是听到了天大的事情,眼角落下了一滴泪,“你就是这么想我和娘亲的吗,我们是怎么对待卿卿的,我们也问心无愧。”

    “好了。”余同风觉得头疼,“刚刚从下人的眼神中,我也看得出来,卿卿在府中并不是很讨喜欢,倒不如跟着我离开,当年应该念着你还小,所以将卿卿放在了府中,和你一起长大,却没想到,卿卿过得这般不幸福。”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0 23:56:15 显示全部楼层
第15章 不服就给我憋着   

1.gif    

    卿如许的眉心微皱,看着面前的男人,最后叹了一口气:“父亲,你若有事,我可以照顾好自己,但是还望父亲可以应允,女儿可以离府而住。”

    “离府,你要去哪里!”余同风的声音瞬间变得凌厉。

    “姐姐,离开余府,你能去哪里,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我有这么深的误会,但是这件事情,不能胡闹啊。”余故归则是一副关心的模样,想要上前抓着卿如许的衣袖。

    “这就不劳妹妹的费心了,在府中过得不舒心,为何还要留着受气,我既然愿意出去,那必然可以找得到住的地方。”卿如许的面色不改,微微侧身,躲开了余故归的手。

    “卿卿,不许胡闹。”余同风大概是觉得累了,揉了揉眉心,“你不在余府,还能去哪里,你若是觉得委屈,便跟着我一起走吧。”

    “我不走。”卿如许摇了摇头,她还没找到答案,关于这黑镯的答案。

    “姐姐,你留在余府吧,我会好好照顾你的,你相信我。”余故归也开口了,“爹爹有事要忙,可能顾不上你。”

    卿如许的目光坚定,迎着阳光,透着几分光芒,最后,余同风还是妥协了:“若是你有地方去的话,就去吧。”

    “好。”卿如许点头,“多谢父亲成全。”

    “你倒是变了不少,以前的你,向来都是十分乖巧的。”余同风叹了一口气,“也怪我没有时间教导你,她也难免会忽略你。”

    “爹爹,自小我有的,姐姐也会有,娘亲从未厚此薄彼啊。”余故归却开口了,面容十分委屈,似乎是不敢置信,“爹爹,你难道只相信姐姐的话吗。”

    “不是。”余同风揉了揉眉心,“我下一次回来的时候,我不希望听到这样的话,你们两姐妹,本就应该互相爱护互相照顾的。”

    “爹爹,我想离开。”卿如许看着余同风,“我可以照顾好自己,或者是,不让她们来打扰我,我可以一个人。”

    “好。”余同风点了点头,“我会在府中待上一段时间,你告诉我,你要如何自己生活下去。”

    卿如许舒了一口气。

    这个时候,要一个作为父亲的怀疑自己的亲生女儿,明显就是不可能的事情,但是这件事情,必须要说出来,不然一辈子憋着,只会让她以后的日子更苦。

    “你先回去吧。”余同风揉了揉眉心,“我把浴月给你。”

    “浴月?”卿如许微怔。

    “是一直跟我的。”余同风说道,“你既然担心在余府过得不好,我让浴月来照顾你,她一直跟着我,知道对谁衷心。”

    “多谢父亲。”这个余同风,卿如许还是可以感觉到,这个人对自己的爱护,所以卿如许并不排斥,他给自己安排人。

    “浴月。”余同风喊了一声。

    很快,角落一个穿着朴素麻布衫的女子走了出来,在卿如许面前停下,弯腰,十分恭敬:“小姐。”

    “你跟我来吧。”卿如许没有继续留着,剩下的事情,就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。

    看着卿如许离开的背影,余同风的神色有些恍然,刚刚有这么一瞬,他差一点看错了人。

    你这个女儿啊,是越来越像你了。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0 23:57:38 显示全部楼层
第16章 从地狱里爬回来的   

1.gif    

    “爹爹!”看着卿如许离开,余故归跺了跺脚,满眼的委屈,“爹爹就真的相信姐姐说的话吗,我和娘亲可曾有一点克扣过姐姐!”

    “这一点,我心里有数。”余同风觉得头疼,“你好好的,不许胡闹,知道了吗?”

    “爹爹,为什么,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啊,你为什么不相信我。”余故归咬着牙,倔强的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。

    “卿卿不会说谎,会这么说,应该是在这里不高兴了,爹爹知道,你受了委屈,但是卿卿已经很可怜了。”余同风也不知道要怎么把两碗水端平。

    但是因为处于对卿如许的愧疚,所以余同风将天平,偏向了卿如许。

    余故归咬着牙,转身哭着跑开了。

    而离开了余同风的视线之后,余故归的脸上渐渐地浮现了一抹恨意。

    每次都是这样,明明她才是余府的大小姐,为什么每次爹爹都是要偏心那个叫做卿如许的女人!

    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!

    余故归憋着气,走到了自己娘亲房间。

    怀素半躺在床上,面色苍白。

    “娘亲。”余故归憋着泪,走到了床沿坐下,抓住了怀素的双手。

    “怎么了?”怀素发现是自己的女儿,也干脆不再假装了,坐了起来,擦干净了余故归眼角的泪水,“谁欺负你了。”

    “是爹爹。”余故归的眼底闪过意思暗芒,“卿如许那个贱蹄子还活着!竟然还没有死。”

    “怎么可能!”怀素不敢置信。

    余故归说话的时候,还咬着牙:“她真的回来了,我明明让人把她打死了丢到了河里,为什么还会活着!”

    “小声点,故归啊。”怀素赶紧捂住了余故归的嘴巴,“你以为这府中就没有你爹爹的耳目吗,你爹爹格外的看中这个小贱蹄子,你要处处小心才是。”

    “但是娘亲,她今天竟然有胆子和爹爹告状,这个人平时都是不敢说话的吗,为什么今天有了这个胆子!而且我看她好像和平时不一样了。”余故归的双眸还有些通红的,看着怀素,“娘亲,我要怎么办。”

    “你爹爹责怪你了吗。”怀素最关心的还是这个。

    “没有,但是爹爹还是说我了,让我平时和她好好相处,说什么她是好孩子,如果不是过的不开心,是不会这么说的!”余故归眼底的恨意更浓了。

    “我知道了。”怀素点了点头,深吸了一口气,伸手附在了余故归的手背上,“这件事情,你不要着急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

    “但是现在爹爹这么喜欢她,那这一纸婚约……”余故归最担心的还是这个。

    “不会的,你才是余府的大小姐,如果这一纸婚约作数的话,嫁过去的人,也只能是你!”怀素的眼底也闪过了何其这张脸截然不同的狠戾和阴冷。

    既然这个女人不知好歹的又回来了,那也不要怪她不客气了,这都是你自找的。

    “娘亲,我要怎么办,这个女人,和以前截然不同,她是不是来索命的。”余故归的眼中也涌上了一抹恐惧。

    对卿如许的恐惧。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0 23:58:44 显示全部楼层
第17章 来自她的威胁   

1.gif    

    “就算是地狱爬上来的,那也要给我踩回去!她一个野种,如果不是我们余府,早就已经暴尸荒野了,故归,你怎么说都是你爹爹亲生女儿,这一点乖巧一点,你爹爹不会怪你的。”怀素让余故归冷静下来。

    这个时候她们不能自乱阵脚。

    “对了,爹爹说这一次待得时间会长一点。”余故归很快想到了这件事情,“而且,她居然还要搬出去,让爹爹答应!”

    “不能答应!”怀素斩钉截铁。

    “为什么。”余故归不懂,“这个女人出去了不是正好吗,我们也不会觉得碍眼了。”

    “一旦出去了,就脱离了我们的掌控了,还有,要是她真的在外面出了一点什么事情,我们要怎么和你爹爹交代。”怀素看了一眼余故归,“你到底还小,不懂这些事情。”

    余故归似懂非懂,点了点头,抓住了怀素的手:“娘亲,我一定可以嫁给太子的,对不对。”

    “可以嫁给太子的,只有你。”怀素的目光坚定,在余故归看不到的角落,却是泛着阴冷和恶毒。

    “嫁给太子?”门口,一道声音十分突兀的响起,“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,还没错过好戏,就是不知道错过了多少前奏了。”

   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,怀素和余故归皆是一僵。

    随后回头,便看到了站在门口,靠着门板,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们的卿如许。

    卿如许一身素衣,面容清秀,不着脂粉,却已经是天仙之姿,此刻随意的靠在门板上,也是十分散漫,但是却透着几分不容忽视的气势。

    “的确是母女情深。”卿如许忍不住拍了拍手,鼓掌。

    “卿卿,你终于回来了吗。”怀素换上了一抹十分慈和的面容,目光中也带着几分欣喜,看着面前的卿如许。

    “是啊,我没死呢。”卿如许也总算是了解到了,为什么原主会出现在汤泉里了。

    就是她们联合了外面的人,将原主打死了。

    “卿卿,你瞎说什么呢,什么死不死,多不吉利啊。”怀素咳了一声,面容惨白,就是一副病西施的模样。

    但是怀素这个人长得也是真的好看,就算是现在上了年纪了,但是五官却依旧是十分精致,组合在一起的这一张脸,也是格外的美艳。

    岁月在她的身上,只留下了魅力。

    “你知道我掉下去的是什么地方吗?那是云泽战神的府邸,好像是,称之为,淮安王吧,我应当是没有记错的。”卿如许笑眯眯的,随后站直了,走了进去,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一对母女。

    淮安,王府。

    淮安王!

    余故归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。

    而怀素的脸色也猛然一变。

    淮安王府,她就算是没事,她是怎么离开的!

    淮安王怎么会允许她离开。

    卿如许弯腰,看着两个人,面容却陡然变得十分凌厉,连带着说出口的话,也是夹着几分寒意的:“我运气很好,我从下面爬上来了,以后,我们的账,我们,一笔一笔算。”

    看着这一双眼睛,余故归却忍不住的想要打寒颤。

    就像是死过一次的人,被盯上的时候,还觉得毛骨悚然的。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0 23:59:49 显示全部楼层
第18章 和太子的婚书   

1.gif    

    “卿卿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   身后很快传来了余同风的声音。

    卿如许面上的冷厉悄然收敛,随后换上了一抹笑容,站起来,转身:“父亲,我来看看怀素姨母,不是说生病了吗。”

    余同风看着卿如许,眉心微皱:“之前不是还说她们对你不好吗?”

    “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爹爹,我想过了,既然以后都是要一起生活的,为什么不能摒弃前嫌,刚刚怀素姨母跟我道了歉,说是因为我不是亲生的关系,所以说对我的关注也少了,只是妹妹不知道罢了,所以对于下人们做的事情,也不是很清楚,她们在场的时候,下人们也不敢放肆,加上我不爱说话,所以才有了这样的误会。”

    既然是要好好清算的,那就不能这么快撕破脸皮了,但其实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,她不过就是一个外养女,的确没有什么资格插手这一家人的事情,但是原主这么多年受的委屈,也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。

    你们可以不喜欢,不偏袒,不理会,但是却不能落井下石,既然在这个家里,那也算得上是一份子,却不能在她付出了真心之后,还踩在地上践踏。

    余同风听到这一番解释的时候,骤然就松了一口气:“如果是这样,就再好不过了,再大的误会都是要解释清楚的,你怀素姨母为了你们的事情,也常常生病,关于下人们的事情,我会好好教训的。”

    “是啊,下人们都是阳奉阴违的,我也不曾想过,卿卿受了这么大的苦楚啊,可怜故归了,还被冤枉了,都是妾身的错啊。”怀素觉得过意不去。

    “没关系的,以后姨母注意一些就好了,那我就不打扰姨母休息了,就先走了。”卿如许转身看了一眼怀素,随后转身离开。

    卿如许离开之后,径直回了自己的院子。

    浴月已经让人在打扫了,但是不得不说,这里还真的是有一点破旧不堪啊,根本不像是一个大小姐住的院子。

    “小姐。”浴月看到卿如许的时候,也上前一步,“小姐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吗?我让人去准备。”

    “没有了,这样就好了,我只要有一个住的地方就够了。”卿如许摇了摇头,抬脚进了屋子。

    而浴月看着卿如许的背影,眉眼中却是多了几分心疼,但是很快又闭上了眼睛,再一次睁开的时候,眼中依旧是那一抹清冷。

    卿如许走到房中坐下,倒了一杯水,回想起刚刚两个人的对话。

    嫁给太子和婚书的事情,也足以说明,这个余府不简单,若是这个时候自己离开了,就没有好戏可看了,反正现在也无处可去,倒不如留下来看一场好戏。

    但是说起太子的话,应该和云临翊有些关系吧,不知道是不是可以从他的嘴巴里面知道一点事情的。

    卿如许正想着,门口就有人敲门:“小姐,外面已经修整好了,是不是要来看一下?”

    “好。”卿如许应下,走了出去。

    外面的环境倒是大变样了,看上去也更加美了,而浴月则是一直站在旁边,十分恭敬的样子。

    “就这样吧,我很满意。”卿如许说了一句,随后又问道,“你知道余府和太子的婚书关系吗?”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1 00:00:50 显示全部楼层
第19章 一不小心玩嗨了   

1.gif    

    浴月怔了一瞬,随后说道:“好像是因为老爷的关系,所以就有了这一纸婚书,不过没人在意,毕竟就算是嫁过去,也不会是正妃,正妃也只能是门当户对的,余府只是一个商贾之家。”

    卿如许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明白了,看来余故归是看上了这婚书,生怕被自己抢走了,所以才会这么针对原主,并且在原主单独离府的时候,直接下手。

    “小姐,这婚书,老爷原是留给小姐傍身的。”浴月继续说道,“若是小姐不喜欢的,这婚书才会另作他用的。”

    潜意识就是,她要是不喜欢,才会给余故归。

    “不会喜欢的,我连那太子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,何谈的喜欢。”若是长得和云临翊一个模样,倒是可以考虑一下的。

    毕竟对于美男这种生物,任何女人都是没有抗拒力的。

    “小姐刚刚回来,应该还没有吃东西吧,要不要先吩咐小厨房做一点东西送过来?”浴月又多嘴问了一句。

    “好啊。”卿如许点了点头。

    浴月退下去准备吃食的时候,卿如许这才有些舒了一口气,但是对浴月的好奇又把多了一分,这个女人怎么看也不像是寻常侍女的样子。

    而且对余府好像很了解的样子,很清楚余同风的脾性,而且也了解余府这中间的一些故事。

    看来自己也应该找个时间,好好问一问了,放这么一个人在身边,卿如许还是会害怕的,毕竟连人家的底细都不知道。

    “你果然在这里?”

    就在卿如许准备回屋的时候,却意外的听到了一道自己十分熟悉的声音。

    卿如许猛地转头,便看到了站在树上的君缈。

    “君缈?”卿如许记得这个人。

    “我就说你长得很像余府的大小姐,原来竟是真的。”君缈从树上跳了下来,“你就这么回来了,不怕阿翊担心吗?”

    卿如许:“……”

    玩得太嗨了,把云临翊忘记了。

    “你不会是,没有阿翊这件事情吧?”君缈见卿如许的面色怪异,便也猜出了一点点,嘴角狂抽,这个女人是真的胆大。

    “我忘记了,不是我的错。”卿如许拒绝背锅。

    君缈头疼:“你的心还真大,真的不怕阿翊满长安的找你?”

    “不怕。”卿如许摇了摇头,“我还不至于这么重要,不过既然你来了,你帮我去说一声呗,就当做是帮个忙,你们不是好兄弟吗?”

    君缈:“……”

    要是他敢就这么直接说,可能会被云临翊直接提着后脖颈丢出王府,而且还会顺道给他一掌!

    你都找到人了,为什么不直接带回来,脑子是被猪啃过了吗。

    君缈甚至可以想象,云临翊的震怒。

    “辛苦你了。”卿如许笑笑,“我现在也不适合再去王府啊,我都找到家了。”

    “你跟我回去一趟,好歹把事情是说清楚。”君缈头疼,“不然阿翊可能真的会疯了的。”

    “我不要。”卿如许摇了摇头,“我要是走了,我父亲担心了,怎么办?”

    “那我现在去找你父亲。”君缈觉得为了自己的小命,有必要把卿如许带回去。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1 00:02:25 显示全部楼层
第20章 你不过一个外姓女   

1.gif    

    卿如许在微怔之后,猛地反应过来:“不许去!”

    而君缈吓得脚下一个踉跄,险些摔倒:“为什么不许去!”

    “不许去就是不许去,这里是我家,还有王府又不是我的家,你帮我转告一声怎么了,你会少一块肉吗!”

    “我会缺胳膊少腿的。”君缈实话实说,“若是阿翊不在意你,在发现的时候,你已经死了,现在怎么可能还会站在这里,和我说话。”

    “我过两天就过去,这黑镯的事情,我还没弄明白。”卿如许低头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黑镯,和她的白皙肌肤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对比。

    而且这黑镯还带着几分微凉,不管怎么焐,都焐不热。

    卿如许觉得自己够倒霉了,却没想到,其实原主,还要倒霉一点,竟然就这样,被迫害致死了,亏得是到了云临翊的汤池里面,不然还真的没有人可以救她的。

    君缈上下打量了一样卿如许,觉得有些好奇:“多少人眼巴巴的想要凑到阿翊的身边去,好像只有你,满不在意?”

    “我为何要凑过去。”卿如许的眉眼微皱。

    君缈无言。

    “辛苦你了,我暂时要在这里住着。”卿如许拍了拍君缈的肩膀,“去吧。”

    君缈莫名其妙就被推出去了,还是一脸的茫然,这件事情到底要怎么和云临翊开头,才不会被打死,亦或者是,从轻发落的?

    送走了君缈之后,卿如许这才舒了一口气。

    “姐姐。”

    但是还没等卿如许回屋休息,身后就传来了余故归的声音。

    卿如许皱眉,扭头,声音还算是平和的:“有事吗?”

    “就是想来看看姐姐,这些年,我们做的还不够好,让姐姐受委屈了,是我们的错。”余故归走过来,“还望姐姐见谅。”

    “既然知道自己做错了,改了就好。”卿如许不在意的挥了挥手,“我倒是不在意这样的事情,以后好好相处就好了。”

    “但是妹妹也是盼着姐姐可以记住一件事情。”余故归笑着,看着卿如许,“这里是余府,而你,只是爹爹捡回来的孩子,算不上是余府真正的大小姐。”

    闻言,卿如许却只是一笑:“这件事情,我知道,也用不着你来提醒我,如果我是的话,这么多年,你们对我的虐待,你当真觉得,我是一句话就可以带过的?”

    余故归的脸色一变。

    所以她还是留情了吗。

    “就因为我不是余府的大小姐,我也知道和你之间的差距,所以我不喜欢咄咄相逼,但是你们又不允许我离开,所以为了我自己未来的生活,我也只能,好好的保护自己了。”卿如许说的风轻云淡,“以后,你若是不来招惹我,我也会安分一些,至于其他的,你说对,我没资格,和你争抢。”

    说完,转身进了屋子。

    这么多年的隐忍,不过也是因为觉得自己不是余家的,而是一个外姓人,所以一直憋着不说,任人欺负,对于这个所谓的太子妃的位置,说句实话,她的确没有资格争抢的。

    但是她怎么说都是一个养女,就算不是凤凰,也算是上了枝头,也轮不到一个下人欺负,饱一顿饿一顿的,就算是寻常人家的下人,也至少可以吃饱。

    说到底还是这两个人太小气了,根本容不下她。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1 00:03:24 显示全部楼层
第21章 云临翊来了   

1.gif    

    余故归站在院中,苍白着脸。

    卿如许真的变了,以前的卿如许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话。

    以前的卿如许一直很自卑,因为自己不是余府的大小姐,不是爹爹的亲生女儿,她只是一个外姓女,就连姓都不曾改过,所以一直很隐忍,受了委屈也不敢说。

    她总是和余府格格不入,也正好趁着了她们的意,但是如今的卿如许,似乎更加张狂了一些,不再自卑了,有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   这样的变化,让余故归隐隐有些不安。

    浴月过来的时候,看到余故归苍白这一张脸站在院中的时候,有些讶异。

    “二小姐。”浴月行了一个礼。

    在听到浴月声音的时候,余故归总算是回神了,苍白这一张脸,脸上的表情也十分僵硬,飞快的逃了,就好像后面有狼在追一样。

    浴月一怔,但是也没有多理会,过去敲了门:“小姐,糕点来了。”

    卿如许过来开门,接过了浴月手中的糕点,准备进屋,却又听到了浴月说:“刚刚二小姐站在外面,脸色不是很好。”

    “估摸着,应该是身体不舒服吧。”卿如许说的随意。

    说完,关了门,回了房间。

    关于浴月的事情,暂时还不着急。

    卿如许刚刚吃了几口,门外就有人敲门。

    “小姐,老爷让你去前厅。”浴月在门口喊了一句。

    卿如许有些茫然,过去开门:“有事吗?”

    “好像是有人来了,只说让小姐过去。”浴月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   卿如许一头雾水的,跟着浴月去了前厅之后,还看见了余故归,白着一张脸,站在屏风后面。

    在看到卿如许的时候,余故归忍不住瑟缩了一下。

    这是怎么回事?

    “王爷,您要找的人,可能不在我这个府内。”很快,卿如许便听见了余同风的声音。

    王爷?

    卿如许探出了一个脑袋,发现,坐在位置上的,除了余同风,还有一个云临翊。

    而在云临翊的旁边,还坐着一个云衿织。

    这两个人怎么会在这里?

    “就在这里,卿卿就是入了余府。”云衿织却开口了。

    卿如许飞快的把脑袋缩了回来,看向余故归,大概也知道了,应该是处于对云临翊的恐惧吧,所以才会这么脸色苍白。

    如果让云临翊知道了,她们对卿如许做的一切,那么自己和太子之间的婚约,怕是真的会搅黄了。

    卿如许抿唇,透过屏风,看着坐在大堂内的云临翊,叹了一口气,看向浴月:“你替我去说一声,就说我已经无碍了,这是我家,以后我都会住在这里的,就多谢王爷的救命之恩了。”

    说完,直接拉着余故归走了,虽然说是不喜欢她的,但是都被吓成这样了,怎么说都是自己的责任。

    浴月看了一眼卿如许,从屏风后走了出去,走到了云临翊的对面,垂眸,十分恭敬:“王爷,小姐说了,多谢你的救命之恩,但是余府是她的家,就不能随随便便离开,小姐的身体已经无碍了,多谢王爷挂心。”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1 00:04:32 显示全部楼层
第22章 你已经把自己赔给我了   

1.gif    

    “我就说了,卿卿在这里!”云衿织也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

    “人呢。”好不容易找到的人,云临翊怎么会允许她离开自己的身边。

    不管如何,都要将人留在自己的身边。

    这已经成为了云临翊的一个偏执所在。

    “小姐已经回院子了,就是让奴婢来转告一声。”浴月倒是恭恭敬敬的,面前的人是谁,浴月也十分清楚,这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对象。

    云临翊不管,直接就往里走。

    这里的人也不敢拦着。

    淮安王,他们都是有脑子的,根本不敢拦着。

    云临翊一路畅通,到了卿如许的院子里。

    卿如许是正好出门,在看到云临翊的时候,愣了一下神: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
    “跟我回去。”云临渊言简意赅。

    卿如许果断摇头:“不要,这就是我家,我哪里都不去!”

    上次在汤池突然就晕倒了,卿如许就不信了,和这个男人没有一点关系!

    太危险了。

    余府虽然对自己不友好,但是还能勉强应对,但是一旦去了云临翊的府邸,那就是生死不论了,她还没有这么蠢!

    她还是要做人的。

    “那黑镯是我的东西。”云临翊很快将视线放在了黑镯上,也将话题扯过去了。

    “我说给你,你又不要,你到底要怎么样。”卿如许理直气壮。

    “我说了,把你自己赔给我。”云临翊的眸色暗了一瞬,“我不需要其他的东西。”

    “我拒绝。”卿如许果断拒绝。

    这个男人虽然自己不了解,但是从余故归的反应中不难看出,肯定不是什么好货色,这要是去了,指不定连个给自己收尸的人都找不到。

    “卿卿,你乖,跟我回去。”云临翊也十分坚持。

    “我既然找到自己家了,我为什么要和你走,我又不是无家可归。”卿如许拧眉,“我觉得这里很好,暂时不想离开。”

    “答应我的事情,就要食言了吗。”云临翊此刻看上去就是一个无赖。

    “我答应你什么了!”卿如许瞬间就炸毛了。

    “你答应把你自己赔给我了。”云临翊说的很慢,声音低沉,极为认真。

    卿如许:“……”

    你这分明就是强买强卖!

    我什么时候答应了!

    “卿卿,你……”余同风追着云临翊,来这个院子的时候,正好就听到了这句话,忍不住抖了抖。

    这卿如许什么时候和淮安王牵扯上关系了。

    还把自己的终身赔进去了。

    “父亲,我没有!”卿如许据理力争,“不过他救过我,这是真的,但是我保证,我没有答应他任何事情。”

    “真的准备赖账了?”云临翊的脸色不是很好看。

    “我没有答应你!哪里算得上是赖账,你不要胡说,我还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家,不要污蔑我。”卿如许咳了一声,说道。

    “是啊,王爷,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。”余同风也不敢招惹云临翊。

    这个王爷喜怒无常,你根本不知道你是怎么得罪他的,人就已经死了!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1 00:05:27 显示全部楼层
第23章 那我娶你   

1.gif    

   “父亲,我真的没有答应。”卿如许还在挣扎。

    “你答应了,我说你答应了,你就是答应了,跟我回去。”云临翊不依不饶。

    “你也不是小孩子了,怎么可以在大庭广众耍无赖!”卿如许面色涨红,瞪着云临翊。

    怎么会有这么无赖的人!

    “我当时说的时候,你也没有反驳。”对此,云临翊也是面不改色的。

    “我说了,这黑镯我还给你!”卿如许也要哭了。

    这不是王爷吗,堂堂王爷为什么可以这么不要脸?

    黑镯?

    余同风看向卿如许手腕上的黑镯,终于反应过来了。

    “王爷,那黑镯是卿卿的娘亲留给她的,卿卿虽然不记得这件事情了,但是我一直都记着的……”这就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东西。

    闻言,卿如许的眉眼黑了一瞬。

    “你坑我!”卿如许一把甩开了云临翊的手,“你当时和我说,这玉镯是你的!”

    “就是我的。”云临翊面不改色。

    “这是我娘亲给我的,什么时候就成了你的东西,你到底要不要一脸点,这么大一个人了,还和我一个小姑娘过不起,你存心的吧。”卿如许皱眉,后退了一步,警惕的看着云临翊,“我说了,不去!这就是我家。”

    余同风也很快走到了卿如许的面前,说道:“王爷,卿卿尚未出阁,若是被人知道了这件事情,必然会引起非议。”

    “那我娶她。”云临翊说的干脆。

    而紧跟着一起过来院子的余故归听到这话的时候,脚下的脚步一滞。

    刚刚,她听到了什么?

    是错觉吗?

    云临翊,要娶卿如许?!

    “我不要!”卿如许很快拒绝,“我不认识你,我也不想和你待在一起,你这个人很危险,还需要我来提醒你吗,我虽然感谢你救了我,但是我没有想过以身相许。”

    云临翊的眉心微皱:“你一定要住在这里?”

    “这是我家,我不住在这里,那你让我住到那里去?”卿如许理直气壮。

    云临翊的目光幽幽,说道:“过段时间鬼街就开了,本来想着带你过去看看。”

    “鬼街?”卿如许的眼睛一亮,那不是会有很多好东西?

    “不过你好像没兴趣的,可惜了,里面应该会有很多奇珍异宝。”云临翊继续说道。

    卿如许:“!!!”

    奇珍异宝!

    她最喜欢的就是收集这些小东西了。

    “那我先走了。”云临翊转身准备离开。

    “我去!”卿如许很快反应过来,看向云临翊,“我要去!”

    “去王府住吗?”云临翊回头,看着卿如许,眉眼染上了几分喜悦,原本就精致好看的脸上,更平添了几分美感。

    卿如许摇头:“我去鬼街,不去王府,这是我家,我哪里都不去,但是出去玩,我可以接受,你这个人太危险了,你应该比我清楚才对。”

    这么喜欢啃女人的脖子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自己还是要离得远一点的,不然什么时候被咬了都不知道,还是安安分分待着吧,或许还可以找到回家的方法。

    “好。”云临翊点头,“鬼街半个月之后开,到时候我来找你。”

    “成交!”卿如许一锤定音。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無名
 楼主|
发表于 2019-4-21 00:06:29 显示全部楼层
第24章 不要和皇室的人有所牵扯   

1.gif    

    得到了卿如许的应答之后,云临翊也很快离开了,而一直目睹了全过程的云衿织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自家的皇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腹黑了!

    云衿织再去看卿如许的时候,眼中也多了几分钦佩,这个人应该就是自己的皇婶,跑不掉了,这个大腿自己肯定要抱住了。

    “卿卿,我以后再来找你玩。”云衿织挥了挥手,很快跑了出去。

    卿如许没有理会,走到了余同风的面前,晃了晃手中的黑镯:“父亲,你说,这是我娘亲留给我的东西吗?”

    “是。”余同风点了点头,“这东西是你娘亲的遗物,你好好保管,千万不要让别人拿走了。”

    “我现在自己都拿不下来了,更别说给人偷走了。”卿如许叹了一口气,目光有些幽怨。

    余同风只是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你好好休息吧,我先走了,明日我就出发了,在府中记得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    “父亲,你不喜欢王爷吗?”卿如许开门见山地问。

    “不算,只是你不适合和皇室牵扯上关系。”余同风说道,“卿卿,这一次听我的话,不管如何,都要离王爷远一点。”

    卿如许拧眉,随后奇怪,但最后还是应下了:“好,我记住了。”

    余同风也很快就走了,独留下卿如许站在院中,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黑镯,她总觉得,余同风应该一些什么事情,但是不愿意说。

    “姐姐。”余故归在余同风离开之后,提着裙摆上前,到了卿如许的身边,低头看着黑镯,“这镯子好别致啊,怎么是黑色的?”

    “觉得难看就直说,我也觉得挺丑的。”卿如许歪头,冲着余故归笑了笑,“昧着良心说话,不好。”

    余故归脸上的笑容一滞:“姐姐还真是风趣。”

    “谁和你开玩笑呢,我认真的。”卿如许的面色冷静,说道。

    余故归也装不住了,笑容也很快收敛了,说道:“姐姐,这黑镯,你若是喜欢的吧,不如给我吧,我和你换,好不好?”

    “不好,虽然丑,但是我挺喜欢的,反正我也不好看,恰巧合适,若是戴在妹妹手上,才是损了妹妹的美丽呢。”卿如许笑眯眯的瞧着余故归。

    “姐姐这是哪里话。”余故归也知道卿如许这话是嘲讽的,很快也把话题岔开了,“刚刚王爷,找姐姐有何事?”

    “没什么事。”卿如许摇头,眼中满是无辜,“怎么了,妹妹也有兴趣吗?妹妹喜欢的不是太子吗?”

    余故归脸上的神情僵硬了一瞬,这话虽然说的是没错,但是如果是太子和云临翊放在一起,有脑子的人都知道要选择云临翊。

    云临翊虽然无法成为皇帝,但是这个人,却比皇帝还要尊贵,这可是如今皇帝的亲叔叔,就连皇帝看见了,都要恭恭敬敬的。

    而且云临翊本就生的俊美,太子根本比不上,除非是真的脑子不好使了,才会放弃云临翊转而投到太子的怀里。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2下一页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意见反馈|服務條款|隱私保护|小黑屋|手机版|古晋分享站

JS of wanmeiff.com and vcpic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JS of wanmeiff.com and vcpic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

网站运行:

© 2001-2019 Comsenz Inc.  Powered by Discuz! X3.4